用户名:
密码:
新闻
视频
当前位置:今日商业 > 失了眠的夜,是三里屯范儿的狂欢

失了眠的夜,是三里屯范儿的狂欢
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 2016-12-02 11:11
编辑:乐乐小编   我要投搞

 14年来到的北京,那时还满怀期待和梦想,但是,那歌词怎么唱来着“我们就像山坡上滚落的石子,在生活之中磨掉了尖牙。”两点一线、朝八晚十的生活规律,让我只余一身疲惫,再也想不起当时的澎湃激情。

我有个同居伙伴儿,她现在在做销售方面的工作,业绩不错,但是压力很大,从八月份开始每晚十二点多的时候,她就开始辗转反侧,把床压得吱呀吱呀响,叫也叫不醒,我熬到两点的时候,她突然没动静了,我一看,她睁着两只眼睛正看着我,让我心里有些发毛。

“是不是打扰你睡觉了?”她哑着声音问

我说:“没事儿,你怎么了,有烦心事?”

“没有,突然就清醒了,一点也不想睡。”她说完,迟了一会儿开始穿衣服。

我问:“大晚上的,你干嘛去呀?”

“我睡不着,出去逛一会儿,你先睡吧。”说完她就关上门出去了。

我也睡不着,开始写稿子。她大概是六点多的时候敲的门,一身酒气,全身上下乱糟糟的。我问她去哪儿了,她没有说话,趴在床上不省人事。

当然也没有去上班。

5093.tmp

就这样,她每两三天出去一次,有时候回来外套、钱包都不知所踪。我问了一个以前做医生的同事:“她这有点像神经衰弱呀,失眠太严重了!你不是这样吧,下次给你一些调节睡眠的东西。”

有一天晚上,两点多的时候吧,她给我来电话,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用她手机打的,“你是她朋友吗?来接她一下。”

于是,我到了她晚上经常来的地方:三里屯。

三里屯是北京一个神奇的地方,百度一下北京最繁华地带,就会发现任何一个答案里都有三里屯的字样。我来到这里,发现这里的任何事情都非常简单,率“性”而为就可以了。

那个陌生男人让我到一家叫MIX的酒吧,我没有进去,那男人把朋友送了出来,还跟我拿了七百多,说是她点的酒。

我翻遍她全身上下所有口袋找到了四百多,那男人一把夺过去就又进去了。

她吐了一地,我打了车把她送回家。她吐完有点清醒了,开始抱着我哭,说:“我好难受呀,想回家。”

我知道她说的是哈尔滨,那个说好的不混出头就不回去的地方。

“没办法我睡不着,就想放松一下。”她说,“可还是好累呀。”

我突然有些理解她的痛苦,她吃过安眠药、喝过很多精神方面的药剂,但工作就放在那里,好不容易事业有点起色她也不想辞职。

我给她倒了杯热牛奶,又给她准备一盆热水泡脚,在涌泉穴上贴了一贴同事给的善眠师,折腾完她迷迷糊糊说想睡一会儿。

我请假六点下班回家,她穿着米黄色的法兰绒睡衣,叉着腰气势十足地给客户打电话,阳光照到她身上,整个人都暖了起来。

三里屯我后来去过几次,那里是喧嚣的圣地,我对朋友说:“你不适合那里。”

“那我适合哪儿?”她正吃着撸串儿。

“你就适合好好睡觉,一醒就是混世魔王了。”

对我来说三里屯就是一种狂欢的范儿,任何人群都可以在这里寻求到某些慰藉,或虚荣、或金钱、或欲望。

这些东西,远远比不上我好好安睡一场。

编辑:乐乐小编

请进入“今日商业”发表评论>> [新用户注意!在东湖社区发表评论必须注册]